12

2023

-

04

粤闽双城:生态文明建设的特区示范


生态文明的建设离不开先行者的不懈探索。生态文明示范区建设是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载体和实践平台,也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样本。2017年,环境保护部公布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广东的珠海市和福建的厦门海沧区就位列首批46个市县名单之中。

厦门鼓浪屿

  厦门与珠海,同为改革开放中的首批经济特区,在其各自的省份中,又有着相近的地理区位、自然禀赋,最终都选择了生态优先的发展道路。从“经济特区”到“生态示范区”,两座滨海之城的绿色实践值得细细品读。

珠海渔女码头

  生态理念:将绿色写进决策机制

  珠海与厦门,虽相隔千里,却如同各自的镜像一般,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

  从面积上看,厦门约1700.6平方公里,珠海1736.5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从经济发展水平上看,厦门的经济总量高于珠海,但在人均GDP上珠海又略胜一筹;从城镇化率上看,珠海与厦门均已经接近90%;从城市形象上看,珠海和厦门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十大宜居城市”,在社交软件上成为人们搜索出行旅游的热门词条之一。

航拍珠海情侣公路

  面朝大海,气候宜人,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积淀,珠海与厦门在自然人文禀赋上,已经比很多城市“赢了太多”。

  城市的外在风貌只是表象,从城市发展的理念上看,珠海与厦门虽然出发的时间不同、方法各异,却最终殊途同归: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坚持生态优先,在“绿色”二字上下真功夫、做真文章。

  生态优先,写在了两座城市的发展脉络里,也写在很多鲜活的案例与故事上。不过,在树立生态发展的理念上,厦门的实践探索要来得更早。

厦门鼓浪屿码头

  筼筜湖位于厦门岛的西部,曾是一个天然避风港。“最爱月斜潮落后,满江渔火列筼筜。”“筼筜渔火”曾是厦门著名的“老八景”之一。然而,在上世纪70年代,筼筜湖因大规模围湖造堤和城市污水直排,湖水变黑发臭,鱼虾几近绝迹,成为令人望而生畏的臭水湖。

  1988年3月30日,厦门市政府召开“综合治理筼筜湖”专题会议,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主持会议。在会议上,习近平明确提出了“依法治湖、截污处理、清淤筑岸、搞活水体、美化环境”的20字方针。

  习近平提出的20字方针打响了厦门生态治理修复的“首战”,同时也开启了厦门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

  生态环境究竟是取之则用的资源,还是需要精心呵护的资产?厦门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一系列生态治理实践中,逐步明确了“生态立市”的宗旨,生态文明的理念被纳入到政府的决策机制中来。

  习近平同志在厦门工作期间,主持编制了《1985-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首次将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纳入特区发展战略重要目标,更设置了“厦门市城镇体系与生态环境问题”专章。生态文明从“副位”变为“主位”,这不仅在厦门是史无前例,更是在全国也开了先河。

  从小小的筼筜湖到整个厦门市,三十多年的特区实践中,绿色发展始终贯穿着厦门经济社会发展的全过程。而同为经济特区的珠海,在对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如何适应的探索上也敢为人先。

  1992年,珠海首开先例,率先提出环境保护“八个不准”:不准乱开石场;不准建设有大烟囱或有严重污染的项目;不准乱设广告牌;市内的噪声不准超过四十五分贝……这些规定成为当时国内最严格的环境准入要求,也一度成为各地学习的标杆。

  1998年,珠海拥有地方立法权后,颁布实施了全国首部生态文明建设地方性法规《珠海经济特区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此后,珠海不断开展生态文明立法,先后制定40余部生态文明相关地方性法规和政府规章。

  经济与生态,鱼和熊掌如何兼得?关键在于政策的红线能够守好。珠海在四十余年的特区实践中,没有走高污染、高资源消耗的“捷径”,留下的是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绿色产业,以及让市民们满意的碧海蓝天。

  2022年,珠海市空气质量优良达标率为89.9%,位居全国168个重点城市第13位,17条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实现“长制久清”。这些生态治理的成绩单,是对“绿水青山”理念的最好回答。

  生态修复:城市更新让位于环境保护

  大屏山郊野公园位于厦门海沧区海沧大桥西面,东与厦门岛隔海相望,站在山的制高点俯瞰,可将厦门六区尽收眼底。每逢三月,公园的樱花谷里2000株樱花形成一片花海,总能吸引很多游客前来打卡、参观。

  作为郊野公园的设计者,海沧区城建园林公司的工程师林永奇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在他的讲述中,大屏山曾经不是一座孤山,而是近二十年来随着城市的扩张,新建道路网络将其与原有的山体分隔开来。虽说是“郊野公园”,却是城市的钢筋水泥中的一座孤岛。

  十几年前,每当来自厦门岛的车辆经由海沧大桥驶入海沧,映入眼帘的都是山体上附近村民开垦的菜园和棚屋,杂乱不堪。对山地的过度开发也造成了环境污染和水土流失,每逢暴雨天气,裸露的山体上就会流下黑色的泥水。

  改变大屏山面貌的,是2009年的一次山火。参与救火的林永奇回忆,那次火灾过火面积达898亩,烧毁了山上成片的松树。火灾过后,关于大屏山的生态修复提上了日程。

  2010年,海沧区邀请中规院厦门分院对大屏山公园进行总体规划,将公园定位为生态休闲的山体公园。这一年,大屏山重新披上了“绿装”,香樟、木荷、红锥等乡土树种纷纷“入住”,10万株常绿阔叶树成为大屏山的“新主人”。

  种树只是第一步,在设计师们的悉心设计下,过去村民留下的梯田被改造成了种植油菜花、向日葵、硫华菊的花圃,用于灌溉的水沟被铺设上了溪石,增设了雾森,成为既能供游客夏日避暑,也具有增加湿度、涵养水源功能的亲水平台……

  而在对大屏山公园的规划过程中,却有着一段插曲。原来这里曾经要建设一座星级酒店。在当时的城乡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这块土地都是作为建设用地使用的,项目实施似乎不存在障碍。

  然而在当地政府“多规合一”的“一张蓝图”上,项目用地却与生态控制线产生了矛盾——它处在“一张蓝图”划定的生态控制线内。经过协商,酒店项目被取消,相应规划也作出了调整。

厦门大屏山郊野公园成为游客拍照打卡胜地

  在经济效益与生态保护上,厦门选择了后者。得益于当年的这一选择,才留下了一个供市民们休憩游乐、完整的大屏山郊野公园。

  生态修复与保护如何跟上城市更新扩张的步伐,在城市化高速发展的中国,这是每一个新兴城市都会面临的问题。作为拥有珠三角最长海岸线的城市,也是大湾区唯一同时具有红树林、珊瑚礁、海草床三大海洋生态系统的城市,珠海对唐家湾海岸线的修复堪称范本。

  唐家湾沙滩全长1.4公里,是珠海打造“情侣路浪漫风情海岸”的重要节点。2018年,在实施唐家湾附近沙滩修复过程中,发现部分施工区域和海草床生长区域有所重合后,珠海市马上停止海草床范围内所有施工,为海草床生长“让路”;同时,立即采取措施防止人为破坏海草床,开展海草床资源及生态环境调查。

  后来经过调查,唐家湾的海草床种类为贝克喜盐草,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种,并被认为是10种具有灭绝风险的海草种类之一。而最新调查显示,该片海草床2022年面积约为7-8公顷,较2019年增长2-3倍。

  城市建设为生态多样性让路,这是“生态优先”融入到珠海城市基因的绝佳体现。

  生态效益:创造市民的精神家园

  最近,在珠海淇澳红树林保护区,工作人员时常能观测到大批鸥类、鹬类、鸭类等候鸟以及鹭鸟在红树林外缘栖息觅食的场景。鸟儿们时而盘旋,时而俯冲,时而飞舞,场面十分壮观。

  珠海对于淇澳岛湿地的保护已有二十余年。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外来物种互花米草因其可作为沿海保堤护岸和作牲畜饲料而被引入珠海,并迅速在淇澳滩涂泛滥,对滩涂海岸的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的威胁,淇澳岛的广阔滩涂也未能幸免。1998年,淇澳岛仅剩32公顷的原生红树林。

  1999年开始,在珠海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珠海各方工作人员和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研究所科技人员开始进行互花米草治理,开展恢复红树林的艰苦探索和试验研究。历经十余年的造林恢复生产实践,淇澳红树林成林面积由1998年的32公顷增加到2013年的500公顷,成为国内人工种植连片面积最大的一片红树林。

  淇澳保护区十几年如一日的久久为功,不仅造就了如今万鸟齐飞的生态盛景,也为珠海带来了一张绿意盎然的城市名片。这片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的湿地,为自然教育的萌芽提供了丰富的土壤。每年,有大量珠三角和港澳市民和学生团体申请前来接受自然教育,仅2019年通过预约前来接受科普教育和参观的人员约16.7万余人次。各种亲子教育、自然课堂形式丰富多彩,也间接带动了淇澳岛周边第三产业的发展。

  城市生态文明的建设从来不是孤立的闭环。一座城市绿地的增加、水质和空气质量的改善,带来的是城市形象和品质的提升,也增强了市民对共同家园的认同感与获得感。

  “每天有空就来这里喝喝茶,聊聊天,吹吹海风。”在厦门海沧湾公园的亲水平台边,本地居民林先生正悠闲地给朋友沏着茶。从2018年至今,海沧区的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连续位居厦门全市第一,对于自家门前的变化,林先生和朋友脸上满是自豪。

厦门海沧湾公园的一角

  海沧湾位于厦门岛西海域,自古以来是厦门岛及鼓浪屿连通大陆最便捷通道,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之一。由于历史和河口地势的原因,海沧湾沉积了大量的淤泥,岸线和港湾环境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在修复前,海沧湾的海滩上是大片黑色淤泥,滩涂上捕蟹、捉虾的网笼随处可见。

  海沧城建集团工程师林建颖告诉记者,海沧湾岸线整治工程是从2015年开工建设,全长6.4公里。建设内容包括修建休闲广场、亲水护岸、栈桥和红树林种植等,打造面向公众开放的生态生活空间,恢复海洋生态系统功能。

  经过两年多的建设,昔日岸边黑色的淤泥和海漂垃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25.4万平方米的红树林和整洁干净的沙滩。春天来临,大批市民在栈桥上悠闲地散步、健身,白鹭信步于红树林和潮间带滩涂上,潮起潮落,风景如画。这座滨海公园不仅供市民休闲娱乐,也记录着嵩屿码头的古老历史,成为市民共同的精神财富。

厦门海沧湾公园红树林已初具规模

  一座“高颜值”的城市离不开市民的参与与拥护。据了解,厦门市在国家、省生态文明评价考核基础上,每年都开展贯穿全年的全面评价考核,而考核的标准以群众满意度为主要参照。以群众满意度为指挥棒,这是厦门多年位居全国生态文明指数榜首的最好注解。

  南方观察

  “头雁”领航 “群雁”齐飞

  孙文静

  如果说一滴水可以映射出太阳的光辉,那一座城或可见证生态文明的向善向好。在南粤大地,珠海凭多项“国字号”荣誉化身大湾区的“生态担当”;在八闽大地,厦门凭“高素质”“高颜值”实现生态环保综合荣誉“大满贯”。一路荣光背后,是生态理念引领城市“蝶变”,亦是生态行动改观城市“容颜”。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一定的生态实践都是由一定的生态理念来引领的。以享有“城在海上,海在城中”美誉的厦门为例,从“综合治理筼筜湖”专题会议上提出的20字方针,到逐步明确的“生态立市”宗旨,再到首次将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纳入特区发展战略重要目标,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渐臻完善,助力锦绣大地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生态更优美。精心运笔,成就大美。“中国十大宜居城市”的金字招牌,便是对重视生态建设之城的最好馈赠。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珠海停止部分区域的施工主动为海草床生长“让路”、厦门在面对大屏山的保护与开发“两难”中弃房地产项目……在一个个鲜活的可触可感事例中,我们乐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曾说“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正因此,我们更应格外珍惜方寸之地的生态价值,亦须努力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银行”。

  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在珠海,打赢外来物种入侵的淇澳岛湿地已成鸟类栖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在厦门,经治理后的海沧湾公园水清、岸绿、滩净、湾美、岛丽……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这就启示我们要坚持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重点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从而让城市更新与生态文明并肩前行。

  “头雁”领航,“群雁”齐飞。作为特区的珠海与厦门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亦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优等生”。在党的二十大确定的光荣使命下——“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头雁”更应主动发挥典型引领作用,吸引更多生态“高颜值”城市加入“群聊”、共话美丽中国。